【填词】借箸能画眉&对镜偷颜色

有妹子想唱着玩吗我几乎是一个音痴了

【借箸能画眉】

曲:上弦之月钢琴版 (啊,我好喜欢这个曲子的副歌的)

曲我比较萌的填词:《拜君前》低key  《拜君前》正常key

词:我

 

我有一枝春,持赠陌上解语人

虽言知遇难求,轻抛轻掷尚未肯

系马世间游,平生所惜唯方寸

欲问青灯青史,肯施片纸一存身?

 

清夜良宴会

掷玉笛,罢檀板,合眸我闻谁弹剑

满座尽衣冠

中见君,曾见君,竟见君将心照我如月悬

 

登楼惊岁晚,振袖听风雨,风雨掠江山

「原上洛宛,日下长安,舍钩窃国君贪也不贪?」

五都十郡好,八苦七伤难,两情一握间

「黄粱纵美  若醒何堪?   ——不妨画策破邯郸」

 

我折一枝春,来赠江边解语人

君言知遇难求,轻抛轻掷应未肯

策马世间游,平生所有唯方寸

同归青灯青史,愿共片纸如一身

 

击节多少年

听玉笛,敲檀板,合眸却思谁弹剑

衣冠一座满

终有君,仍有君,独有君此心皎皎如月悬

 

百死应不辞,心能解千丝,万里舆图换

「我欲见日,也见长安,低语相问臣贪也不贪?」

良夜褪绛衫,冕旒惊风月,风月到紫台

「新梦若好,不醒何难?——为君借箸破槐安」

 

抬袖拂,飞霜落眼角鬓边

问流光,执手时谁人暗换

若他年,再相逢珍珑重摆

犹能知否,是故人来?

 

对君敢惜身?甘虚名换酒,春殿罗帷开

一杯为礼,二杯为敬,三杯为答「莲子清如水」

余事何足问,风雨定江山,风月上紫台

古今同梦,烂柯局罢,与君借箸画眉弯

END.

【对镜偷颜色】

自我感觉这个曲的调调跟词蜜汁合适QAQ

曲:下弦の月 (是的我终于把上下弦都填圆满了)

曲的填词版本:《敬君前》

因为懒得数字数直接用它对着填,遂发现用的差不多韵orz,不过内容不一样就得吧

词:我


低首拜山陵,忍悲成哀册

江山骤雨晴初歇,安知中道作此别?

摘星百尺楼,广殿夹双阙

春宫奉诏上金阶,我忆秋宴笛吹裂

 

挽袂时声声泣,玉音犹怯

今启口,亭亭似松竹冽

冕上垂珠红透,殷殷竟如血

忽笑问,「人言卿摄耶?」

 

臣相臣摄十载,南北曾听献捷

紫微凤阁未有缺,画省留香屑

年来兰台劾僭越,臣操臣莽名列

雅意当知,不待九锡谢

 

此日多病身,清容长似雪

风仪自诩怕人嗤,「颜色未抵绯衣烈」

君至应笑我,偷将胭脂借

我亦笑君心如铁,不知美人爱晚节

 

君去台城顿觉,举目空街

待漏时,薄帷徒恋明月

路逢友人戏臣,「作诗如思妾」

欲驳时,启唇忽泪咽

 

时梦前朝春夜,朱缨广袖相接

醒时中天寂寂,故人多与我绝

朝市攘攘何言,谓臣桓耶敦耶?

对镜簪霜雪,曾是少年杰

 

四海今已宁,天子明堂勒功业

旧年牵衣事,未许东观轻易写

君若相问,何味烈酒匀金屑?

「略胜宫宴,尚食当黜耶!」 

 

臣相臣摄十载,南北多听献捷

雅意若曾似人言,岂待九锡谢

愿从盛世拈香屑,重逢衣上熏却

好与君说

 

臣操臣莽名列,将谓桓耶敦耶?

美人对镜重晚节,爱把胭脂借

检点他年青史页,是知我罪我耶?

斜簪绾霜雪,曾是少年杰

END.

 

*套路君相,文臣视角。

借箸能画眉,良相作贤妻,对镜偷颜色,太子渣小妈,普天下做鬼的有情谁似咱~(不你走开)

*是击节多//少年,不是击节//多少年。


彩蛋:#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先帝#↓


低首拜山陵,忍悲成哀册(哎不用客气随便写写就好)

江山骤雨晴初歇,安知中道作此别?(咳咳不小心玩脱了莫怪)

摘星百尺楼,广殿夹双阙

春宫奉诏上金阶,我忆秋宴笛吹裂(那是因为你不会吹)

 

挽袂时声声泣,玉音犹怯

今启口,亭亭似松竹冽(真的吗)

冕上垂珠红透,殷殷竟如血

忽笑问,「人言卿摄耶?」(这孩子咋总问废话~)

 

臣相臣摄十载,南北曾听献捷

紫微凤阁未有缺,画省留香屑(好好好你最厉害)

年来兰台劾僭越,臣操臣莽名列(其实以前也有)

雅意当知,不待九锡谢(谁这么能加戏)

 

此日多病身,清容长似雪(嘤)

风仪自诩怕人嗤,「颜色未抵绯衣烈」(那是他瞎!)

君至应笑我,偷将胭脂借(就,不是很懂你们名士。)

我亦笑君心如铁,不知美人爱晚节(不能怪我要怪你没告诉我哇~)

 

君去台城顿觉,举目空街(空房难独守吗)

待漏时,薄帷徒恋明月(让你以前口嫌体正直的后悔了吧)

路逢友人戏臣,「作诗如思妾」(嗯,妻)

欲驳时,启唇忽泪咽(摸头)

 

时梦前朝春夜,朱缨广袖相接(情敌很多.JPG)

醒时中天寂寂,故人多与绝(分明是你先怼的人家啊卿)

朝市攘攘何言,谓臣桓耶敦耶?(别理)

对镜簪霜雪,曾是少年杰(我的,都是我的)

 

四海今已宁,天子明堂勒功业(行吧)

旧年牵衣事,未许东观轻易写(孩子大了想删黑历史了)

君若相问,何味烈酒匀金屑?(纯好奇求别打)

「略胜宫宴,尚食当黜耶!」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臣相臣摄十载,南北多听献捷(噫)

雅意若曾似人言,岂待九锡谢(他们蠢)

愿从盛世拈香屑,重逢衣上熏却(别别朕过敏哇)

好与君说(好好好我听)

 

臣操臣莽名列,将谓桓耶敦耶?(扯淡~)

美人对镜重晚节,爱把胭脂借(不用不用不用麻烦的)

检点他年青史页,是知我罪我耶?(爱咋~)

斜簪绾霜雪,曾是少年杰(我的!)

END.

好了我们采访一下被回帖的顾命大臣的感受:没啥感受,就,采访之后记得跟他儿子说不用那么麻烦着渣我了我现在就已经被气死了(。)


评论(9)
热度(71)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