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停云

红冰感事殊难绝

【曹荀】高台轶事2

“朝游高台观,夕宴华池阴。乐极哀情来,寥亮摧肝心。”

预警:充满了yy,激情摸鱼。争取每天都摸几百字orz。

后文大概率会有真的CP情节,接受不了真CP只吃清水兄弟情的请酌情闪避。

(这个文风写文好难啊,作者尖叫着说道。)

前文:1

高台轶事2

对服饰啦、见面时的饮食啦这一类东西的忘却,并没有毁坏在两位当事人记忆里这次初见的形象。“这一次初见”这样的说法或许是根本不准确的,因为任何一对君臣、朋友、夫妻,或者随便什么,在这一点上都并无例外,只有一次初见的机会。既然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初见,又何来的“这一次”呢?

就像还有哪一次,他们曾经觉得有类似初见的会面似的。

曹操在那天见到的荀彧,无意是温文尔雅的。他的举止和神态谦敬有礼,但又绝不带一点犹疑软弱,绝不像一个轻薄浮丽的普通士子。那样的人是很难在这个乱世里生存的,即使能够一时间靠装腔作势换取机会,也最终会暴露出本质来。曹操见过那样的人,他并不在行为上鄙夷他们——唯才是举,不论是什么样的人,只要放在合适的地方,就能够为我所用,这是曹操的一种想法,所以他在某些时刻显得很大度。而至于另一些时刻的暴躁小气,则或许是人人都难免的性情与本心罢?

但他在初见时就判定了,荀彧并非如此之人。这判定不是,至少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名望和出身,而更多来源于曹操本人的判断力。他在日后也以这样奇妙的判断力为傲。

荀彧在他对面,谈过了话,终于到了应当吃饭的时候,二人开始了他们人生中初次的共进晚餐。对方吃得不多,但也不少,显得健康而有活力,是个二十九岁的年轻人应有的模样。哪怕在他们这个时代,二十九岁的年龄早已经不应该被当做年轻人了。荀彧此刻实则可说接近中年,哪怕以活到七十岁的标准自命,也已度过一半,人称而立了。

可曹操依然觉得他年轻——特别是与后来,与最终分道时比较。许是那时候他们都年轻吧?混乱的末世反而比逐渐稳定的局面更衬托出这野性的朝气。

荀彧身上优雅而不过分浮夸的举止仪态有很大一部分源于背后家族的教养……这种美丽的含义其实不止于美丽而已,这是高门华选生来就享有的特权。是积淀也好,是所受的教育也好,是自矜也好,眼前之人的身上,都仿佛沾染着那衰落的、汉帝国遥远的余晖。

于是曹操很欣悦地对他说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断语:“此吾之子房也。”

辅佐汉高祖刘邦定天下的人才里,有贤德妥帖的萧何,有运筹帷幄的张良,也有奇计频出的陈平。这是一个说话总要稍稍讲究源头和内涵的时代,曹操即使当时只是突发赞誉而没想太多,事后却也不免为自己精妙的比喻而微微自得了。尤其他还是一位诗人,对文字还比一般人要多些敏感。

韩信这样的武将自然是被排除了的,毕竟荀彧是他的一位文官。而为什么选择张良呢?除了运筹帷幄、除了对天下大事精妙的把控之外,如果要说身为战国贵族的张子房,和作为当世名士的荀文若之间,冥冥之中真有些相似的话,或许正是那种沐浴着落日余晖的优雅打动了他吧。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9 )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