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小云传

文言文翻译风黑历史

 

在云溪城外的第一座长亭旁边,有一座立着石碑的孤坟,石碑上刻着“谢小云”三个字,当地人称它做“女儿坟”。我赶路经过那里,感到好奇,因此向人询问,将得到的信息放在一起,拼凑成了一个故事,姑且将它的名字定为《谢小云传》。

谢家有一个女儿,名字叫做小云,不知她在姐妹中排行第几,只传闻她的生母是一位貌美的姬妾,生下小云之后不久就因病去世了。当时正值天下大乱,战争四处发生,云溪城是前朝起家的第一座城池,物阜民丰,扼守运河要冲,正是兵家必争之地。当乱兵聚集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城中的富户纷纷外迁避乱,谢家自然也在此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谢小云并没有被带走。在这之后不久,一支叛军便围住了云溪,城内守军拼死抵抗,双方僵持了一个多月。谢家高大富丽的亭园都被士兵拆解,将木头拿去守城或者焚烧,而其他遗留的财物,也被抢夺或者捐献,所剩无几。

小云独自一人流浪在城中,不知道是用什么办法得到食物的。她在谢家的废墟上每天行走徘徊,忽然有一天捡到一幅古画。这或许是谢家的秘密收藏,也或许是在这庭院曾经居住过的人的收藏,年代看起来已经很久远了,但画面依然栩栩如生。小云将它拿在手里,慢慢铺平展开,才看清这是一幅肖像画,画上是一名年轻男子,身上穿着的是轻薄的软甲,可惜看不清颜色。男子的面容还可以看出非常俊秀,有一双熠熠闪光的星子似的眼睛;他的腰身对于军人来说或许有些纤细了,但站立的姿势却显得英勇武烈,右手拿着的是一把长长的佩剑,剑尖上滴落的血痕隔着尘土和时间似乎仍然清晰可见,左手拈着的则是几枝芦苇和草叶。画面的背景是一座长桥,桥边有亭,桥下有水,男子身后隐约可见的是一座有些寥落的城池,高高的城墙上方,没有画出的大概是无尽的天空。

谢小云将这幅画反复看了几次,都没有找到落款和题字,只能看出那城墙上的、和男子脚边的旗子上写的国号是这个正处在倾覆中的朝代。她放弃了辨认画的出处,而只去看着画中的人,竟然不能克制地心旌摇荡,难以自持,于是将画轴收进怀中,带回自己居住的地方。谢小云后来索性每天都将画带在身上,她心里的缠绵之情越来越深,竟然到了不分白天黑夜地对画中人讲话的地步。她并不学真真和杜丽娘的旧传奇那样,用每天反复呼唤画中人的方式期盼他们变成活人,而只是对着画上的男子讲述自己在围城中的生活,或者不断地写作情诗。她将用不知从哪里找到的颜料写在残垣断壁上,写满了几面墙壁,但诗却多数是不完整的,有时欠缺尾联,有时出律,而谢小云就任凭它们那样显现在墙上,也从来不去在意。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谢小云竟然靠着超乎常人的毅力坚持生存,直到高祖的正义之师终于前来驰援,与云溪城外的部队相互抗衡,不久终于平定了云溪的乱局。大军进城的那一天,有合作的援军提前进城,想要搜刮财物,虽然一无所获,但找到了在废墟里躲藏的谢小云。她那时因为缺少食物而面黄肌瘦,头发散乱,衣衫破烂,但仍然能看出是一个称得上倾城的美女,有残暴的士兵因为知道她一旦落入官妓的名单就不能由自己享用,竟然想当场强迫她与自己交媾。谢小云挣扎不肯服从,士兵以性命作为逼迫她的手段,但他们之间又因为享用战利品的先后顺序而产生争斗,以至于场面非常混乱。这时高祖手下的先锋队已经入城,林将军听到声音赶过来,这才使谢小云得到解救。林将军出身于普通的家庭,又正好年轻还没有妻子,见到谢小云的美貌,便想将她收为己有,被委婉地拒绝了。她说不出来理由,但只是一直拒绝,林将军因此觉得羞恼,但还抱有一丝希望,便将谢小云从官妓的名字中除去,任凭她自生自灭,而自己先去往了下一个地方。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将军再次跟随高祖回到云溪城,担任了整个郡的守将。这时谢小云仍然独居,没有出嫁,她换上新衣服,改变了妆容,变得更加美丽动人,林将军一见,就又想起之前的那种想法。这一次同行的人很多,各种年龄的人都有,非得要在宴席上见谢小云一面。谢小云算得上是出身于名门的清白女子,席间竟然有人要求她弹琴唱歌来娱乐宾客,她沉默了一会,但最终并没有拒绝,甚至还为此重新妆饰,穿着色彩明丽的裙子,跳了一出楚舞。众人在酒席上都十分尽兴,席散之后就有人要将谢小云重新收为官妓,林将军也不甘示弱地去向高祖请示,高祖答应将这名女子赐给林将军做妾室。

命令送到谢小云面前,她没有拒绝,只是说:“林将军对我有救命之恩,恩大于天,但可悲的是我除了性命之外几乎一无所有,像这样的话,岂不是除此之外,就没有报答他的方式了?但是女子出嫁,总有一些礼仪要遵守,虽然现在是乱世,我的身份也不高贵,可对于这一生一次的嫁娶,总是希望能更从容一些。”

来使于是问谢小云想要什么,谢小云回答:“我并没有更多的要求,只希望到了明天的这个时辰再出嫁,在此之前让我静悄悄地梳妆,并去祭拜一番我的生母。”

来使觉得她值得同情和怜悯,同时又可以玉成一段英雄与美人的佳话,便答应了谢小云的请求,回去向林将军复命。谢小云独自一人,对着镜子梳妆打扮,正是女子要出嫁前的模样。但她打扮到深夜,半月高挂在庭院外的时候,便又慢慢地卸去了钗环,洗去了胭脂。她对着镜子反复试穿来使送来的婚服,之后又脱下它们,换上了洁白的素服,将头发仅仅用帛带松松地系住了。谢小云怀中抱着她在围城里捡到的古画,走到城墙之上,遇见当时正巧出来巡查的中军司马。

他问道:“你来这里,是要跳下去寻死吗?”

谢小云颔首称是,于是他问她是不是有其他情之所钟的对象,问她这样做的缘故。

谢小云思考了一会,回答没有。

中军司马想再问的时候,她阻止说:“我心中或许有想嫁的人,但是我现在无法嫁给他。但在这之前,最紧迫的事情是,即使林将军没有什么不好,而我确实并不想嫁给林将军,这样还不够吗?”

中军司马一时没有想出回答的话来,于是谢小云便对他说:“多谢先生没有抓我回去。”然后在他来得及做什么之前,便素衣散发,跳下了城楼。

谢小云的尸身被人们在第二天清晨发现,那时满地的鲜血已经干涸了,那幅古画也早已经看不出模样,有好事者讲她埋葬在城外,似乎正是那画上长桥的旁边,就是现在所谓的女儿坟。

FIN.

评论(10)
热度(34)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