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拟人】皎皎

北大/复旦 百合组OR闺蜜组    

发一颗无用的(或许ooc的)糖?

#拆国民西皮从我做起#

01

“本来想晚上请你出去吃的,你倒是快,偷着吃上我家食堂了。”

复旦说话的同时在北大对面托着腮坐下来,身上还穿着下午出门的黑裙子,手包在桌子上轻轻磕出一声。

北大没抬头,专心致志地把筷子上挑着的一片笋咬下去,又把还潮湿的,略略弯曲的头发从面颊旁边拂开。等咽下这一口去,她才抬起眼来,眸光亮晶晶跟个小姑娘似的,展开一个甜笑来(明明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复旦腹诽道):“要是图吃我也不来你这了。既然你在,那吃什么还重要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中午吃多了。”

复旦被她撩拨得有些窘,轻声嘁了一句。

北大中午就开完了会,下午打扮得足足可以冒充女学生一般晃悠悠走出来,连着妆也洗了,穿了一身上白下绿,头发还湿着。复旦忍不住伸手去攥她的发梢,够着费劲,索性拿起包坐到北大旁边去:“怎么不吹干就出来了?”

“懒得排长队吃饭,本来想吃完了去办公室接你,没想到你快了一步——停停,别拽了,你要实在看不下去,一会带我去草坪转一圈,自然风干就是了,啊?”

北大着三不着两地戏谑几句,一面站起身来端着碗往传送带上放。复旦站在她身边看着,秋天的光影从窗玻璃里斜斜落进来,身后一片嘈杂混乱,北大的身影淹没在无数女生之中,竟令她心里骤然生出一种流光易老,转瞬即逝的味道。

“走吧。”北大没看见她这一瞬间的矫情病,拿纸巾擦了手拍她的肩,好像要把人搂过来,却又没有,复旦回过神来把对方手拨开放正,施施然走下楼梯去,没回头看一眼,北大赶紧跟了上去。


02

她们坐在路边书店里的时候已经过了下晚课的时间。北大手里捏着一张书页,隔着玻璃往外看。外头是川流不息的自行车,复旦顺着她目光看过去,才见着她在看什么。

一对小情侣同吃一个冰激凌,轮流一人一口。

简直是初中生才会玩的把戏,但她也竟然看呆了,跟着微笑起来。而那小情侣里的女生大约受到第六感的刺激猛然回头往书局玻璃里看,正跟复旦含笑眼神直直对上,更糟糕的是似乎还认出她是谁,尴尬得手一抖便把冰激凌掉在了地上。

“你把人家吓着了。”北大低声笑。

“没准是你呢。”

“扯,明明是你——哎,看得我也想吃了。”

“......。”

“去买一个,咱俩一起,然后我吃冰激凌,你吃口红。”

复旦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叹了口气。北大盯着她看,眯起了眼睛,懒懒散散不着调的眼神竟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复旦,你怎么了?”

“啊?”

北大没说话,合上书就往收银台走。复旦先出去,打了个电话的片刻就不见了人。她划拉几下屏幕,想打电话问你在哪,又没,觉得有些懒似的。初秋的风有点凉,中秋节也快到了,月亮没满,还是被啃了几口似的半拉的。她这边路上的树都年岁久了,长得高,比围墙高了不知道多少,叶子又多,被吹得哗啦哗啦作响,衬着墙上涂色眼前景色一片红又一片绿,隔着路灯恍恍惚惚的,宛如身处一片深湖里一般。

“高树多悲风,海水扬其波?”

北大回来的时候,果不其然举着个便利店里搞来的甜筒,递到复旦眼前,低声笑,念了这两句诗道:“发什么呆——我猜你想起这两句了,是也不是?”

复旦毫不客气,把那冰淇淋尖尖的一口都咬下去,咬成平的,倒冰了自己的牙,囫囵着咽掉:“是是是,你神机妙算。”

复旦平时不是这样的,北大觉着有点不对。伤春悲秋和伶牙俐齿都是她们两个人擅长并且日常玩熟了的,但她凭空觉着,复旦今天大约是真的有一点郁悒。那种柔软的倦怠把她和北大自己都包裹起来,和月光包裹街巷别无二致。这么想着,但她没再揭破,只是就着那伸过来的冰激凌咬了一口,然后接过来又递回去。

复旦一只手伸过来,替她拨开眼前碎发:“要梳子么?”

北大摇摇头,抿了抿唇上痕迹才又道:“白天又什么为难的事情找上你了?”

复旦温顺地又咬了一口甜筒:“是为难,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一般一件事完了就会有下一件,不都这样,没什么新鲜的。”

“你心情不好。”北大下了断语,然后把甜筒的脆皮都拈过来,慢慢一口口吃了,等着她回答。

复旦没说话,把头埋进对方肩上:“我就是嫌麻烦。”

“喔。”北大咽下最后一口,把空出来的那只手搭在复旦身上,半推半就地拥抱起来,或者大概是她把复旦圈在怀里。复旦跟她差不多高,但穿了高跟鞋之后,使得她这个圈禁的姿势尤其尴尬,特别是她手里还拿着刚买的书,硬质包装,棱角让两个人都觉硌得慌,但谁也没动,似乎是很累了。

也大约确实是很累了。


03

屋子里很静,只有空调嗡嗡的运转声音,两个人含含糊糊聊天,内容也有一搭没一搭的。

复旦扯过被子来,在底下勾住北大凉凉的手指:“你别又把自己吹发烧了。”

北大猛然翻了个身,四目相对离得近了,便非常顺水推舟地过来吻她,吻够了倒并没有下文,恰好复旦也觉得不非要有。

她长得以大众标准看,大概比北大要美一些,也更擅长打扮,纤瘦但不幼弱,又白得精致,五官都有些锋利了,却还称得上大气,有一种很难形容的漂亮。此刻这张美人面被北大一双比驱除了所有游客的未名湖(或者荷塘月色)还要盈盈的眼波盯着,难得还保持了一副从容表情。

“你想什么呢?”她轻声问道。

“我在想你在想什么。”

“巧言令色。”于是复旦噗嗤一声笑骂。

“可是我喜欢你啊,有那么一点喜欢你,若是不巧言令色,那怎么办。”这一句便很低了,低得有点不像北大平时那副样子和腔调,复旦心里被挠得痒痒的,跟被她校园里数不清的猫同时蹭过来似的。

“问你自己的心去,别问我。”

她这么回答道,然后便听北大啪一声拍灭了顶灯的开关。

万籁俱寂与伸手不见五指的乍然黑暗褪去之后,她看见窗边掉进来的月光。

END


评论(9)
热度(92)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