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拟】同晓梦

上个月的600粉点梗,第一个留言的 @过去光锥 姑娘点的

FDU中心,架空拟六朝AU,CP么,自由心证

第一次发现还能有这种操作,脑补了一下,竟然有些带感,就是……好难写啊。做带剧情的六朝沙盘real难于上青天,遂只有段子四枚,深表歉意。


01

春三月的时候,复旦往水边去,头一回瞧见的那一波人。

从北边过来的那些。

江北乱了,胡人一步一步逼过来,几位皇室亲王匆匆南幸——更确切地说是南奔——同时跟过来的,还有原来在江对岸的那些学校。

清华,北大,当然还有其他,但其他人一时半刻入不得复旦的眼。未来的皇帝出行,路上万众拥挤只为一观,他亦不例外,也换了衣裳立在了道边,隐匿于人丛之中。

抬起头的那时,正好见着一身紫罗衣裳,和上头一双清彻沉静的眼。

旁边的上交低声一笑说那是北大,又说旁边另一个穿戎装正眯着眼往这边看的是清华。

复旦也看见,便站直了身子,遥遥颔首。

 

02

复旦跟北大在秘书监共事,没别的事做,抄抄写写,也读东西,说忙也闲,说闲也忙。

他比北大做事快些,往往有空闲,就撩起衣裳在他旁边坐下,瞧着他,有时候顺便给他改个句子。

北大有时候听话,有时候则看不上他改的句子,嘴上说着受教,手里写的还是自己原本的,直到复旦提醒他,他才像如梦初醒一般大惊。

梦醒完了就笑,说我忘都已经忘了,岂可为此重来一遍,就这样吧。

 

03

燕京的葬礼那天大家都去了,北大给他写了墓志,复旦难得一本正经地没一点失礼之处,上交坐在那一句话也没说。

那时候谁也没看见清华。

燕京死得蹊跷,说是被朝廷隐诛。所以葬礼上说着是大家,其实来的也没几个人,人快散了的时候和人都在的时候差别并不太大,只天色昏黄,透露出时间的推移。

到暮色四合的时候,清华才来了,几乎是冲进来的,一身素白,手里拈着一支玉笛,才刚站定便横吹了一曲。

金石激越之声。

复旦听了,两滴泪盛在眼眶里,滚了一圈没落下去,生生收到心底又抻了抻袖子才开口:“清华这是……想北伐了。”

 

04

复旦新年过后去见交大的时候,手里拿着要交接的东西的草稿。天气不好,偏生侍从还来告诉他说要他稍待片刻,那屋里人多,他再站起来,文书就丢了。

复旦愣了一会,伸手要来纸笔,低头就写。

草稿丢了就丢了,再写一份就是。

他写文章倚马可待,因此结局传为佳话,因此他也不曾再多加追究,直到某一天类似的传闻出现在北大身上。

佳话略似,搞得二人均觉有些不屑,一日对坐饮酒,忽然生出怀疑。

几经追问,答案方才水落石出。

“……是,确实是我和清华忽然好奇你二人谁重写得更快些。”

 

TB……也许有C

注意:部分梗原型来自于世说orz

题目是“三百年间同晓梦,钟山何处有龙盘”

评论(11)
热度(46)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