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拟人】永夜

诸君中秋节快乐

百合,北大/复旦

复旦有时候会装装样子,有时候则不。在诸高校的聚会上她会惋叹于自己的单身,而三杯酒下肚之后她会笑,然后把头转到一边去,带一点骄矜瞧着北大的眼睛。她端着酒杯,里头暗红酒液跟血似的,朝着北大晃一晃喝一口,对她说,喔,你还是老样子。
对方一般就懒散朝她点点头,回答一句借你吉言。
北大当此时不作正经语,因为她知道即使自己问她“老样子是什么样”,大抵也无甚用处;复旦也从不对这回答有什么不满,因为她有借醉而生的自信,觉得北大知道她在说什么。

但是北大不知道。
复旦留给她的样子太多了,她给复旦的也一样。她不知道何谓老,是百十年前的风尘还是百十天前的月亮?但动辄翻动什么“炮火纷飞”“治乱兴衰”的回忆实在过分老套,像开学典礼上填的颂圣文章,她想复旦定然不屑为此,她应当选择后者……
她也并不排斥想起后者。
复旦在城里挨着办公室住一间房,地段繁华建筑破烂,内设是旧的,窗户更不大。这使得本来就被连绵阴雨吸得不剩什么了的阳光越发漏不进来,开了空调燥热,不开又透出一股磨人的凉意。北大坐在沙发上把遥控器按得滴滴作响,最后终于让复旦劈手夺了:“你折腾什么呢。
“我冷。”北大答得理直气壮,“你这住的什么房子,也不换换。”
“我懒。”复旦坐在旁边学了句式回她,“你这做的什么客人,懂礼貌吗?”
北大听了就笑,接着跟她讲白天开什么什么高校精神学习会和校园建设研讨会开出来的结果,有时说到地方,不失时机地配上一阵动作并且转换好语调,绘声绘色的,复旦在边上看着她,负责恰到好处地被逗乐。她偏过脸去看,北大长得斯文,但这会又挺英气,可以说二元美在她身上达到了微妙的和谐,遂忍不住在心里拿油画棒勾了几笔。
北大把这些事当真,于是就容易真的烦,她演完了自己叹了口气,被结尾那段激昂惹出一个寒噤;复旦在边上笑完了,又想再笑笑笑,其实自己也不怎么笑得出来。她往边上蹭了蹭靠过去,抱着北大的细腰问她:“冷了?这样暖和么?”
“这么贵的暖手袋,我可用不起。”
她说的没错,复旦那一身打扮都不便宜,身上涂的脸上擦的更是,这些东西把她裹成一个软玉温香的实体,结结实实地掉进旁边人怀里。
北大伸手摸了一把,心里竟是沉甸甸的。她暗暗坐直,又挺了挺腰杆,才捉住了复旦要往她脸上伸的手。
TBC

晚上失眠爬起来摸鱼……写到这忽然萎了,想续完了再发出来,但是想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续了,怕是赶不上中秋节orz,到时候真写完了再重发吧orz
同系列前情《皎皎》,戳我头像归档吧,手机发不了连接……

评论(10)
热度(74)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