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向·五】八一八po最近看的一(清)篇(奇)耽(同)美(人)文(剧)

我来迟了,诸君见谅。

前情: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第四发

后续:完结篇

立场预警:

po在二十集之后已经弃剧,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了啥
Po是曹荀党,多年令君脑残(黑)粉,祥瑞御免,掐架退散

 

今次八令君吃便当这一场,明天最后一槽身后事。

一刷的时候Po也觉得便当这场戏是整个魔改时空里的一股清流,但截图做准备了才发现并不。

看来高考政治告诉我们的“部分是整体中的部分”确实是对的——这部剧的奥义在于精分,而且因为有历史原型,所以更显得精分,到了这场也依旧是的。闲话结尾再说,进入正题。

上一期节目说到你荀病假在家心怀死志。然后时间轴一转,你丕和你植掐到白热化,你丕给你植喝酒接风(宴会上的气氛可以说是很那啥了,我觉得分分钟要骨科起来的节奏)

你植不听(在剧中对他真爱的)杨修的劝告至于中计醉酒,驱车过驰道,开启司马门副本,飙车的声音使得夜宿宫中的诸位十分震惊:


(我就说nili尚书台工作繁重,令君肯定是因为长期被欠薪才这么忧郁的,上一集还得了不治之症(bu),这一集就毫无预兆地回来上班了)

可以说是为了帮你丕掐你植垂死病中惊坐起了,相当真爱啊
讲道理,既然在来邺城之后令君故意称病不见曹总,以此表示自己的不赞同,那么又为什么回来上班?回来上班是否可以认为是一种退让?如果是,那么后面还离婚干啥?如果不是,那......姑且认为令君是舍不得自己的工作吧,如果他上一集不上班不是故意的,只是普通的病假,那还在家装神弄鬼装腔作势干什么......

(我说令君被欠加班费不是没有根据的,你植夜闯司马门吓醒宫中众人的时候,你曹是跟卞夫人一起在床上被叫醒的,而你荀同一时刻却在习以为常地值夜班......

而且这种值夜班的戏在po记忆里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加班加到想翻白眼却只能微笑.jpg)

然后为了给司马白菜加戏,让他和你丕都掺和进司马门副本,你植和杨黑修把死罪的锅甩给了司马白菜的大哥司马朗

然后根据前二十集“有困难找令君”的定律.......


从不下班的贵司正门,拍张照留念


贵司总负责人听着司马白菜跪求他去救自己大哥的时候,露出了宛如中学时代上课想睡又不敢,硬撑着的那种表情,可以说这个班加得非常绝望了

(不不不不要打po,po用的键盘截图快捷键,不知道咋截到这张的,整理的时候差点一口水喷屏幕上......不放上来实在不甘心啊!)

面对司马白菜的殷切期望,你荀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


(暂停欣赏一下王劲松老师的手好了)

原来你荀的拒绝只是刀子嘴豆腐心,教他换个方法:


(说实话,即使按照这个剧内部的逻辑,我也看不出来你荀这个办法怎么忠义两全了,明明是不忠不义好吗!!!)

然后你荀开始对司马白菜托孤:



此时便隐然许曹丕为“做大事”,许司马白菜为“执政者”

这意思就是暗暗知道你丕要篡位吗,否则难道令君觉得他会作为魏王代代永流传,然后留着汉室,汉天子君主立宪,魏王子当首相,司马白菜是他的首席大臣,鬼才会信吧,何况后面他连曹总都不信了,难道还会信你丕不篡位.......

好那我们联系前文,假设既然你荀都肯重新回来上班了,意思就是他接受了魏国的存在,决定接着为天下办实事了——假设你曹和你荀情比金坚,你荀决定放弃了大汉忠臣这个人设,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逻辑自洽,我就当架空AU也行。

可是那还离婚干什么????

恕我直言,这整部剧,在我心里对你荀设定的最大败笔,不是忠汉或者忠魏,而是精分。精分。精分。不光你荀,曹老板也精分。要知道一个历史事件是严密的,我愿意相信已经发生的事情都是前人在权衡之后做出的选择,所以它一方面有随机性,一方面有必然性——尤其你曹和你荀这种长久存在的问题,又不是突发事件,更应该是完整的吧。所以它理应有一个能说得过去的严密逻辑,你荀要死,也是因为他走到这一步必须死了,而不是莫名其妙就死了......

我大概能猜到了,编剧的你荀其实不能用身在曹营心在汉来形容,因为他哪都不在,他这必须是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一边还能跟楚王生出亲儿子来,还要为了亲儿子的夺嫡费尽心思的后宫怨妇。

“我这一生,不知道成全的是什么。我嫁给了不爱的人,却又为他尽心尽力;我爱的人在宫外,所以我要恨死我的对象......”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滴罗巾。千古艰难惟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手动doge表情)

 


这句台词的梗源可能是宣王那句“百十年来未有及荀令君者”?

 

然后你荀就去赴死了:

可是我一直有个疑问,你荀怎么知道曹总今晚一定要跟他BE?难道心灵感应?不管是不是大汉忠臣,你植夜闯司马门也是错,求个公正处置怎么了......哦对我忘了,你荀是故意把话往BE上说来着;我也忘了,这的时空的曹总已经是个老糊涂的曹总了(。)

看起来是你一言我一语的恰好BE,可是随机性太大了,作为知道结局的人我们可以设计,可是在当局者来说,应该是随机进展的吧......如果今晚没BE成呢,咋整啊?

就,曹总一定要BE他,是已知,可是为什么在今晚也是已知......

好了我们先往下看,令君说“臣有表要奏”


↑ 演一场举案齐眉的戏.jpg

正题来了

你曹明知故答,甩锅司马朗,然后你荀表示这样不好,不好。

(并没想到忠贞和谦退那两句台词是这么说出来了的233333二人继续演戏.JPG

唉,剧里的你荀也是很辛苦了,这会抱着赴死的心来跟你曹演戏,搞得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很难自控地真情实感了一哈)

(你植司马门副本到底是在魏王的宫殿刷的还是在汉朝的宫殿刷的,这件事似乎一直没有定论?不过既然说“传至许都”,那么,在这里看来编剧选择了魏王宫副本。而且既然能把老曹从床上吓醒,肯定也得是魏王宫吧,总不能老曹也在禁卫值夜班?

确实,印象里好像是诸侯王宫的司马门大概是只有王能过,王世子也不能过的,这也没什么——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夜闯的是王宫,那不敬的就是诸侯王,那许都和天子惊惧啥?说个不孝或者犯上都行,跟忠汉与否有啥关系?

还有,当时惊醒的也有文若吧?那么(。)尚书台在宫城可以,尚书台跟着迁到了魏国国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至少名义上仍然是汉朝的尚书台?在魏王宫里......这个po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总觉得有点诡异orz

然而如果认为采用的司马门副本在汉朝宫殿里刷的这个选项,曹总和卞夫人夜宿汉朝内宫orz

我忘了,难道编剧写的是没迁都?然而没迁都还传至许都,传至天子?

这段纯属Po的个人疑问orz,望天.jpg)

 

 

如果真的魔改成文若参与了司马门副本,其实我可以接受你荀要求处置你植。

因为你植本来有错,文若秉公办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告诉我你荀特意为了掐世子要求处置你植,这就有些尴尬了。

何况曹总也没这么有毒,这个曹总真的宛如琅琊榜梁帝附身,每天周旋于各个儿子中间,除此之外没啥正经事,日常左支右绌orz


还有就是曹荀分手戏这场,前半场的时候,你曹的表情一直十分魔幻。

我随便截一张,大部分都觉得能做表情包。

你荀用绳命在装逼,然后你曹一脸嘲讽,“请开始你的表演”,“我就静静看着你装逼”,“灯光师呢”,完全不是分手的态度(。)

当然了,这剧的你曹,一直给我一种大爷胃疼的感觉。

他的表情就没几集是正常的,语气也是,多半都是上气不接下气装深沉,少半忽然情绪激动如歇斯底里,动辄呵呵哈哈,宛如三流言情小说里那种动辄就淡淡地这样那样,一淡淡就是好几十章的霸道总裁。

这种感觉上一次发生,还是在我看甄嬛传的时候。po不惮于承认自己的低级趣味,原来还是十分爱看甄嬛传的,主要是喜欢看一堆妹子穿着漂亮衣服阴阳怪气念台词,但凡有男角色出来的地方就拉进度条,尤其是皇帝。那个皇帝一说话,我就觉得他下一口气要喘不上来。


这张长图的第二格,那个表情也是。

曹总终于对你荀发出了终极质问。


你荀的坦白。截图的时候台词是带一点哭腔的,表情也是,眼圈是红的。

“明公”这个梗可以说是十分狗血了,是po看和写原耽和同人的时候很喜欢的一个,物是人非的时候再叫一句当年的称呼什么的orz

但是如果真有坦白这一日,你荀会说对曹总失望么?这个我倒觉得未必了。

在我心里他会说我们不同路,失望则又是另一回事了。

以及,怪不得你荀在官渡之前就那么忧郁了,原来编剧心里整个二十年都是左支右绌苦心维持小心翼翼。可是如果整个二十年都是这样,那最后分手不是必然的吗,还痛苦什么?

要想有最后惨烈,必然首先需要之前有过蜜月期。编剧直接把蜜月期给写糊了,从一开始就看花满眼泪,那最后分手戏必然会显得违和啊orz

这剧的剧情很多都建立在你曹你荀感情深厚然而不得不分手的基础上,但是编剧似乎默认大家都知道他俩关系好所以不用写了是咋地,写出来的却毫无感情基础。令我觉得他早就应该暴起诛杀汉贼,能到今日才分手就是奇迹orz

同时我也不知道——曹总为什么,会对一个从来没有诚心对待过自己的臣子,这么念念不忘????????

 


(曹总是不是汉臣这件事po一时半会也不知道,绝望.jpg  以及 我心里确实是倾向于不是的。)

 


这段台词是这场戏里Po唯一有些好感的部分,也是在各种预告片里反复被播放的部分。

质问可以说是很激烈了。虽然我心里令君不会有这么攻,但是在这个剧里已经算很好的一段了,台词语气也很好。

(题外话,我在微博曾经见到有姑娘吐槽这段,说这个画风不像令君,而是像王导,总觉得“今日的明公还是汉臣吗”后面要说“不审陛下何以见臣”,下面发展该是曹总撕了册九锡文摔在王令君脸上(。)

从此po看这段就不能好了。那条微博的作者ID好像是萧牧之,想看原梗的GN可以去戳作者的微博主页。)

 


曹总实力汗颜.JPG

最后的挣扎,这是承认了自己“一步之遥”,变相承认自己想要权力,并且邀请令君做王佐了。这句问得,啊,忍不住小小真情实感了一下

承认在我瞎几把做梦的时候,是曾经脑补过丰功伟业曹x佐命元勋荀这种AU的(。)

但是这注定是不可能的,王佐之才注定看不到天下太平,就算他不跟曹总分手,想想过后两晋南北朝,几百年的河太宽,不论他们两个中的哪一个,都过不去啦。


这次 是真的分开啦

这句台词是我心里这一段里比较不OOC的了

以及明公和大王这两个称呼对比起来,这个酸爽狗血梗,啊

po可以小小心软,也可以真情实感

只是,po差点忘了

这剧演啊演了十五集

是不精分会死的

为了说明这件事,先跳过一点对话看一看分手戏的结局:


天下认为不是汉臣是错看了,姑且先这样。

但是就说,曹总你到底是想一步之遥,还是不想啊?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orz

你邀请令君一起一步之遥,令君拒绝,你想篡汉,说你荀不能倾心托付,好,这可以

这剧里没选以忧薨,选了空食盒,那就是说是选了曹总除掉了你荀这个设定

你曹费尽心思,所有挡路的人你都要清除,除完了之后说你荀也错看了,其实我就是汉臣

还答应了你荀要终身奉养汉室........为了让他安心去死吗?这这这......?

所以说这个魔改你曹到底是想干啥,穷折腾穷开心?

我心里其实一直是相信你曹篡汉与否都是为了政治考量的,其实不太吃那种因为故人啊什么的(。)“一双忧郁的眼睛”什么的平时说着很萌但是正经的时候我是不信不吃的(。)

可能是我太后妈了(。)

好了镜头拉回来,看这两张中间刚刚错过去的部分:

但是这张长图背影是很容易令我真情实感的。

因为没有台词,所以也就不容易放雷。

令君最后一次跟曹总拜别,然后转身离开。

曹总露出的是一种知道事情业已无可挽回的痛苦,而令君则也是知道事情业已无可挽回的决绝。

臣知明公明公知臣这个梗也是很套路的狗血了,po高中写在草稿纸上的原耽写过一对最后分手的君臣说过一毛一样的台词(。

该送来的外卖总会来的:

你荀:这是不仅欠薪,还要不给吃工作餐(喂)

你曹动作很快,你荀刚出宫回家,天还没亮,快递就到了。

不愧是说曹操曹操到,能开起孟德快递和孟德专车的老板。

你荀回家了竟然还坐着不睡觉,甚至都不脱衣服。

这个剧里,司马白菜晚上穿睡衣,你曹晚上和夫人一起睡觉,你丕晚上结婚,你植晚上喝酒。

只有你荀,不论何时出现都是衣冠整齐坐在桌子前加班......

实力心疼一把我们令君。

(不,我是真的心疼,并不是因为我想看你荀穿中衣,绝对不是)

你荀说曹总是多此一举,虽然估计他的意思是“我自己会死的”

但是 我也觉得很多此一举,既然魔改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干啥,那还忙着逼死魔改荀干啥(。)


临死之前看着自己的官服,不知道在想什么,啊。

叹一口气。

但是我截图的时候莫名觉得这个扒拉帽带的细节有点可爱,有那种女孩子不开心的时候恍恍惚惚昏昏沉沉扯着衣带玩的感觉


(这个毒药瓶上的红塞子宛如从十年前的武侠剧里穿越过来的,敢不敢做得好看一点啊!)

好吧瓶子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瓶子是从衣襟里摸出来的。

每天在衣襟里揣着毒药(。)

我也不知道此处应该啥表情,强烈的吐槽欲望和诡异的怜惜交织在一起,可以说是很无言以对了


哎,文若呀。

便当吃完了,明天最后一更关于(瞎几把魔幻的)身后事。

说到这里,我想起以前看过宋朝人写令君的一首诗。

乱离拣得一枝栖,得路争知却是迷。曹操若逢诸葛亮,暮年当作汉征西。

我读到的时候是懵逼的。这诗的前后也可以说是很精分了。前两句主语是文若,是说文若找曹总是迷路,后半句又说,曹总没当汉征西的锅是文若背.......

这........(。

TBC







评论(35)
热度(92)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