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向·四】八一八po最近看的一(清)篇(奇)耽(同)美(人)文(剧)

前情: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后续:第五发    完结篇

大家好PO死回来了,明天上午有事,今晚不能修仙太晚,只有短小的一更
#1句补充
从二十集之后我就弃了,今天忽然在首页看见了后续截图,后续比之前二十集,其可怕程度是地雷和原子弹的区别啊……
收回我说这个汉献帝演的像晋惠帝的话,向司马衷诚恳道歉,会说此嵇侍中血的人不会死皮赖脸求人篡位毕竟(。)

预警,这篇槽度不够,本人自己都深感不满,暗暗憋气orz诸君觉得不利落不要打po(。)

(并不想承认是因为我今天太软,一时恨不起来)

(可是距离我最想掐的还隔着一个便当)

(看来还得两更或者三更才能完结了)

多图杀流量预警,深夜更新

立场预警:
po在二十集之后已经弃剧,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了啥
Po是曹荀党,多年令君脑残(黑)粉,祥瑞御免,掐架退散

来我们直接进入正题:

上回书说到你曹出征,你丕留守,我本以为还会拍点赤壁哭郭嘉什么的,没想到编剧直接…….

我:……还有这种操作???

好了,让我们忽略这个巨大的bug,先给令君热热便当。

唉,你荀这个盒饭领得一言难尽,难道是因为时间拖后太久放变质了的缘故(……)

 

 

不瞒你说,看到这个的时候我特意数了数是九还是十二,并且数完了之后我并没去考证魏王应该是什么礼仪,却想起了有一篇说起来会很暴露年龄的曹总相关同人文(坑)叫《十二旒》……

(而且还去回味了一遍,以至于本来想早点更吐槽的结果又开始摸鱼)

你荀竟然站在下面拜了……
以前已经那么离心离德了,这时候还拜了……
我本来想如果之前拍得如胶似漆,后来拜了,也就姑且这样了,当做隐忍吧。但是前面就已经一脸隐忍从来没领过工资一样了,现在连底线也破了,你还在隐忍啥???
可惜我不能发gif,你荀这张拜魏王的时候手一直在抖的镜头,简直……

讲真,我第一次看这一场一直以为后续会是你荀现场摔了玉板怒撕老曹,然后拍拍衣服上的灰淡定领便当,后来想想那样在性格来说可能是有点ooc的……但是这么跪拜也ooc,啊

(并且非常有毒的是,这种魔改梗竟然有虐到我。有一瞬间被蛊惑得我甚至想令君如果真的当时一软了身段没去死的话,你曹封王,他会怎样呢?哎,但马上我就清醒了,我觉得一个不精分的你荀是不会这样做的。)

——但是问题来了,既然连魏公魏王加九锡的时候你都忍了,为什么最后还要便当?

(好吧,显然编剧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才有了后来)

 

PO平复了心情,发现你曹那个门太大的园子建好了,群臣朝贺,独缺你荀:

↓你丕的表情:

公达说令君病惹,你曹:

(是多久之前?结合后面剧情来看大概从迁都过来就没见面了,望天.jpg)

曹总在门上写了个活:

(不懂书法,但我为什么总觉得这个字写的像打印一样整齐啊……)

这时候你荀在家祭拜列祖列宗(他迁的好快,刚搬了家就连祠堂都搬过来了……这是顺丰帮忙搬的家吗)
(想起正常时空的文若并没成功搬家到邺城,空的房子。编剧肯定是看不下去浪费了(。))

可能是为了写令君此时复杂的心情吧

这张令君有点端庄,以及大侄子为你曹和你荀的感情问题操碎了心:


你荀:冷漠.jpg

大侄子还在努力撮合:


(经典台词)(可是大侄子说的是医官啊,这就变成大王了,望天,不管是魔改时空还是原时空,大概都是病了一回的吧)

(说起来,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直接省事拍以忧薨也挺好的来着……)

(然而编剧怎么可能这么放过我们?)



(大侄子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你荀:别挣扎了,他懂我。)
(可是在这个剧里,令君你不是一直拿着被欠薪多年,随时可能冒出来诛杀曹贼的剧本吗!!!我看前面,就丝毫没TM看出你对曹老板的爱啊???整个就只有后宫揣测圣意,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那个调调啊???突然你懂我我懂你一切尽在不言中???我是懵逼的……)

(其实这段如果拍在封公之前,还是挺不违和感的。那种感觉吧,心知肚明的要BE的感觉。奈何这个魔改,啊,只能哪天我自己剪辑试试了(。))

(我终于知道这个剧情是让我觉得哪里不对了,在你曹都该办的事已经办了之后再因为不赞成死,这有种失宠之后憋屈死了的赶脚。但是原本的死在曹总办事之前,则不管是忧郁还是自杀,都要刚烈许多。)

(↑ 看来今次你荀是要把失身少妇的幽怨剧本一拿到底了……)

 

下面这两段台词都说不出什么毛病,但在我心里有些太过了,包括后面集里的某些吧。有些话说出来没有什么不好,但私以为是可以不说的,想起一句歌词(好像有GN剪过MV)叫做“独吞裂瓷,不言一字”,我心里这对最后的离婚(因为我个人偏好的缘故)总是有这样一些味道的。甚至我想令君是不会这样问的,他是知道他成全了什么,并且不后悔的,不后悔不回头,但也不可能再前进。

抛却各种魔改剧情(这个让我先憋一会……),也跳出这两段台词的话,我对这剧的你荀一直不满的原因之一就是太过幽怨,死在魏王这时就更是把玉碎瓦全的温柔又刚烈变成了明月霜雪的怨歌与隐忍,令君在编剧那里所有的意气风发都没了,只剩下隐忍和委曲求全。

不是说完全应该没有隐忍和委屈,但到底是有些过了。


后面是令君问曹总还说了什么,大侄子告诉他那个写字的梗。

哎,到这时候了还问他还说些什么。

(然而我半夜三更的跟一个魔改耽美剧突然真情实感啥????)

那个门写了活变成阔的梗,编剧让令君解的是“入此门,方可活”。

这个新鲜的解梗倒还有些巧的,我还小惊喜了一下。但再重看的时候,想想还是,在我心里仍然过怨了。但总体还可以,就放个图吧。

二十年过去了,令君(为什么这时候还活着?)大概是不再想活了,叹口气。

最后放我刚才说的歌词节选,有GN剪了视频,这个BGM叫《公子》,这段配起来也是很绝色了,诸君自行感受一下:

浓墨重彩挥霍半生  

穷尽我天分

怕对你亦不能发声

呕过心血这发再白一根

做个情圣这浮世难题剩一问

 

该拜谢赏赐你颠沛

耳鬓厮磨旧时 尔虞我诈非旧事

竟要窥视 才知你余生何处止

是否回尝这步棋不悔

竟要猜臆 才懂你退路何至此

亦独吞裂瓷不言一字

一场戏唱假为真怎收尾

把热恋以死句读才算作般配

 

若都通透哪还需假象来安慰

溃散似坠入逝水

游魂尚未走远早已驾疾车相随

愿辙痕 与足印相对

耳鬓厮磨旧时 尔虞我诈非旧事

剖开肺腑再如何穷追 生死别过深夜归

竟要窥视 才知你余生何处止

是否回尝这步棋不悔

可有人厚葬你似送蝶翅归

顾及你惧这死灰

竟要猜臆 才懂你退路何至此

亦独吞裂瓷不言一字

仍笑声色犬马也是一世

遗言略去当 未死

来生不再记 当日

TBC

评论(54)
热度(86)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