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向·二】八一八po最近看的一(清)篇(奇)耽(同)美(人)文(剧)

后续:第三发  第四发   第五发  完结篇
前情:第一发

多图杀流量预警,深夜更新

#1句补充
从二十集之后我就弃了,今天忽然在首页看见了后续截图,后续比之前二十集,其可怕程度是地雷和原子弹的区别啊……
收回我说这个汉献帝演的像晋惠帝的话,向司马衷诚恳道歉,会说此嵇侍中血的人不会死皮赖脸求人篡位毕竟(。)

立场预警:
po在二十集之后已经弃剧,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了啥
Po是曹荀党,多年令君脑残(黑)粉,祥瑞御免,掐架退散

 

各位看官大家晚上好。

上回书说到,这个魔改时空里的司马小白菜救父心切,来到尚书台对你荀一通猛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于是你荀决定跟他合谋(顺便,这剧的设定里司马白菜确实是货真价实的令君粉了)

我原来一直想不通本剧你荀到底为啥这么看重司马白菜,但当看见后来另外一个小辈,杨·被黑惨了·修,就有些明白了。虽然po本来想不过度偏离吐槽中心的,奈何这个杨修实在一言难尽,忍不住截图几张,大家就随便感受一下↓

他以自己(不知道啥时候有的高超书法造诣)要挟要给令君在衣带诏上加名字(你以为是房产证吗,说加名字就加名字)


(杨修:我这个逼装得厉害不厉害?)

(顺便,虽然明知道是ooc同人剧,但po看到这的时候还是很想透过网线把被黑杨掐死,敢这么瞎几把威胁令君!)



(你荀可能在心里思索这孩子的病还有救吗)

狂化的狼人杨修:

对于这种威胁,你荀表示我们夫夫情比金坚(却并不知道本剧设定下他的底气从何而来):

(有句讲句,这个蜜汁微笑还挺有一种……暗爽的赶脚,年轻人还是不行啊)

(但不要以为这是真情实感的糖,编剧会马上给我们打脸的)

 

Po一直觉得这剧不说历史即使剧中,曹荀感情线的逻辑都难以自洽,一会说。现在我们先看司马爹被斩首前夜你荀和你丕来见老板:

(你曹在这剧里表情一直诡异,这里这个表情也real迷,截图的时候一会觉得是装逼的玩味,一会觉得不考虑前后扯淡剧情的话,笑得眼里有星星,宛如下句要说“来跟我困觉吗”(不)

 

恭喜令君继主审官之后在业余司法人士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你曹嘟着嘴发出了娇俏的请求:

你荀猝不及防:

曹总:

(令君:我有洁癖不行吗?)

(就不说刑场如庖厨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前几天不说连衣服都不舍得脏吗,这会又逼着人家监斩了(喂)

你荀表示失身多年,早不在意这些了,你说啥就是啥吧,我去,我去还不成吗,摊手.JPG

总之看官只要知道你荀与司马小白菜救出其父,中二杨被打了脸就好,然后(编剧的)高潮来了,一通君臣夫妇的比喻,不仅夫妇还是如下图的民间夫妇。但在po眼里,其实这个比喻不算最大的槽点,虽然po不好这口画风但还可以姑且食之—— 

最大的槽点在哪呢,(这是令君来为自己合谋请罪的时候你曹说的,诸君请记住这两句话


然鹅在民间夫妻的对话之后:


很好,哄人的套路也说了,礼也行了,你曹安坐不动,时间相隔不到一分钟,望天.jpg.

(什么你说这不是套话是真心的?不,我不相信,不相信你荀为官这么多年了还能跟第一次见似的对恩(瞎)威(几)并(把)施(闹)惊为天人……拒绝,Po是拒绝的。)

 

当然了,其实这种前后矛盾也不算啥,毕竟你曹在前一天晚上是这样说的:↓

在你荀走之后是这样说的:↓

(又一个是郭嘉,第一个是谁?是谁?是令君呗~)

并从自己的枕头下(……)拿出了令君串通司马小白菜的证据:


对的,编剧的魔改世界观里,魔改的你荀日常精神恍惚,而你曹在打官渡之前,觉得令君会在许都给他搞事情,还要靠恩威并施稳住局面,否则就会腹背受敌。

我不评论,我觉得这句话打出来放在这,尤其后半句,分量已经够了,根本不需要评论,诸君念三遍,不想打人的我一杯酒敬你涵养好。


 

好了,今天魔改曹总的戏份就这么多,在明天开八下一局之前,先把小辈们拖出来铺垫一下(喂):

1.中二杨の野望这个失智版杨修可能不知道他这是在抢他对面那人的台词吧。让别人去教育你荀应该为了曹总的志向而甘心投奔他????

2.丕司马二人组还未勾搭成双之前的蜜汁关注点:




司马白菜的笑容 ↑

3.   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不这条是乱入的)

TBC,诸君下期节目再见

 

评论(21)
热度(96)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