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战场09.15

致酒行(1)


今天咸鱼云云写完这篇文了吗?还没有

我TM 一定要在 十一之前 完结


惯例,前文戳主页或者合集。打不开telegraph的戳长佩新站好了那个好像最好打开。

+

旧战场09.01

09.1烂柯

好了终于写到CP搞在一起的地方了旁友们我消失去开学了教师节之后见(。)


前情:

1    2    3  4    5   6   7&8   9&10    11&12  

 13&14  15   ...

+

提问箱

1个匿名提问箱

长期有效。

+

旧战场08.27

08.27结客少年场

题外话,曹植写东西真厉害。

以及前文惯例戳主页(。)

+

旧战场08.17

千里江山(2)


前情:

1    2    3  4    5   6   7&8   9&10    11&12  

 13&14  15   16  17  18 ...

+

1个问卷游戏

@张紫芝。

01.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徐停云/徐十五娘。
上一个用得久的ID被三次元发现,遂用的这个。其实我这个人比较不走心,所以各种账号(淘宝、百度,网易云etc)的ID其实都是十五岁写的12345678篇玛丽苏言情文手稿里女主们的名字。
不过笔名要与众不同些,终于不是言情女主了,是我一个有生之年级别的君臣原耽硬盘坑里那个做受的臣子的女儿的名字,当然被我抢了这个ID之后我又给那位姑娘重新取了个名就是了(…….)
停云,思亲友也,希望有人跟我一起玩耍,十五娘是她的排行,她可能有十四个妹控哥哥喔w
写同人的时候落款名字,是因为苏墙头的时候迷妹也想要有姓名,写原耽的ID叫徐...

+

【置顶】关于我

本命在史同坑,本命文若ww,剩下的墙头很多惹。校拟坑的邪教咸鱼。

希望在2018年结束以前写完《高台轶事》这篇曹荀啦。

百合写手。比较成片段的百合都会放在子博 @绿暗红稀(虽然不知道为何艾特不上。

也会写写原耽啦。最近在写的是旧战场,会在lof一直放完。以后别的坑大概就不在lof放啦,会放到长佩去,不然搞得我lof怪怪的。好奇的可以搜我的ID徐十五娘。

wb:徐春酒君  要是lof凉了,可以在那里找到我,是1个浅薄的、不一定快乐的小女人。称呼什么的都随意,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

旧战场2018.8.9

19

前文汇总:

telegraph:   

1    2    3  4    5   6   7&8   9&10

11&12   13&14  15   16  17  18 ...

+

《玫瑰花汁》相关


吴识槿以前也给宫碧清讲故事,讲她初中的时候就会喜欢女孩子了,她的白月光跳级出国,今年夏天就该本科毕业了。

末了再补充一句,说我们有三年没有见面过。

吴识槿手里还有白月光的联系方式,对方也一直没换过号,可惜是她自己不成,她自己换了好多的手机号,以至于再也登录不了那个微信。那个列表里还躺着白月光名字的微信。吴识槿没给白月光加过别的备注,只有个冷冷淡淡的英文名,像个代购化妆品的。以前有别人问起,或者看到她最后一次登录时刻意留下的截图,她也那么告诉别人。

但是宫碧清知道,吴识槿以某种标准看去可谓既丑又穷,又还没到非要实习的年级,所以她根本就很少化妆。

宫碧清很妒忌,宫碧清觉得吴识槿是她的...

+

小白鸽与他的花

1个深夜突发沙雕童话故事。

有着乌黑眼睛的小白鸽曾经飞越过整个王国。它在国境边缘感到焦渴,它落地饮水,发现自己身处一座废弃的庄园。无人打理的花圃里长满了花草,溪水从墙边流过,小白鸽低下头喝水,也低下头,看水中的倒影。

一朵重瓣山茶正在整理自己的花盘。它的花瓣是红色的,那是红宝石一样的红色,是夜莺用胸口血染就的玫瑰那样的红色,是异国商人表演秘术时头戴的面纱一样的红色。小白鸽很喜欢这漂亮的颜色,它扑棱了一下翅膀,落在山茶花身边。

它说:“你真美。我可以摸一摸你的花瓣吗?”

山茶花对它鞠了个躬,小白鸽就用自己的羽毛蹭了蹭花瓣,希望能沾上一点那鲜艳的颜色,但是它失败了,翅膀还是白雪一样的白,眼...

+

《玫瑰花汁》

《玫瑰花汁》

槐城的夏季很热,但是纯净。天空是透明的蓝,或许有赖于工业的落后。是个小城,道路狭窄,在槐城一高放学的时候,学生就挤挤挨挨地从校门口涌出来,铺排在这条街上。说笑的、手抄在口袋里的,或者背书包的,都穿着校服。

吴识槿和她的同伴在对街的面馆里吃饭,就等着吃完饭的下午到学校去。

H大的招生情况今年不是那么好,但吴识槿并不是太关心。她进招生组是为了凑下学期政治课的实践学分,到槐城则是拜托一位相熟的学姐从中斡旋的结果。吴识槿不是槐城人。她甚至不是这个省的,她的家乡在北边,很靠北,那里的夏季甚至不需要空调也可以安然度过,冬天还会下雪,雪后的校园白茫茫的,一踩就是一个脚印坑。...


+

【曹荀】高台轶事2

“朝游高台观,夕宴华池阴。乐极哀情来,寥亮摧肝心。”

预警:充满了yy,激情摸鱼。争取每天都摸几百字orz。

后文大概率会有真的CP情节,接受不了真CP只吃清水兄弟情的请酌情闪避。

(这个文风写文好难啊,作者尖叫着说道。)

前文:1

高台轶事2

对服饰啦、见面时的饮食啦这一类东西的忘却,并没有毁坏在两位当事人记忆里这次初见的形象。“这一次初见”这样的说法或许是根本不准确的,因为任何一对君臣、朋友、夫妻,或者随便什么,在这一点上都并无例外,只有一次初见的机会。既然没有第二次、第三次初见,又何来的“这一次”呢?

就像还有哪一次,他们曾经觉得有类似初见的会面似的。

曹操在那天见到的荀...

+

【曹荀】高台轶事1

“朝游高台观,夕宴华池阴。乐极哀情来,寥亮摧肝心。”

预警:充满了yy,激情摸鱼。争取每天都摸几百字orz。后文大概率会有真的CP情节,接受不了真CP只吃清水兄弟情的请酌情闪避。

高台轶事 

1

曹操遇见荀彧的时候,荀彧的年纪还不到三十岁。以当时的标准来看,这说不上是极致的年轻,但也决然不老。那次会面被载入了史册,但并没有详细到记下荀彧穿的是什么颜色的衣裳,因此在这里也很难写清楚。曹操回想彼情彼景,其实也未必还记得清,毕竟对当时的他们而言,有太多比选择衣饰重要得多、也慷慨得多的事情要去考虑了。

但曹操有时候会愿意思考一下这件事。荀彧生得非常好看,书上说他仪容伟美,既伟又美,...

+

我站跟他撕逼的对面教授暗中也给他寄钱,来个白学吧!

长笛半声:

#脑洞

热衷救国日常撕逼却因为过于矜持总撕不过对面的学衡派大学教授x表面看不起教授暗中勾搭军阀骗钱并匿名寄给教授的口齿伶俐妖艳戏子(说不定还会暗中改信帮忙骂人呢) 

+

悲离

一点放飞自我非常粗陋的摸鱼。

cp是源氏/藤壶

藤壶中宫故去之后,光源氏所梦见的她,实则不仅仅有那一次。那一夜他因为故人哀怨的幻影而哀哀哭泣,紫姬略带茫然地陪侍在旁,而公子绝色的容颜并未因此稍减清丽,反而变得更令人感怀了。这又是与他后来失去紫姬时所不一样的情态了。

比起夫妇之间亲切的相爱,公子与那稀世的美人之间的感情,倒更像是一段隐秘幽微的、虽然现今不能提起,却只等待后世来品鉴的佳话呢。或许神佛也是清楚的,大约比源氏公子本人更知道呢。所以也难怪丽人在梦里,也在不断地问他为何不肯保守秘密了——即使在当事之人自己的心里,他们也从来都未能真正成为一对恋人的吧。

将今世所不能获得的东西期许于来...

+

【南齐 萧道成/王俭】抽簪

 @何以飘零久 说好的为两人圈添砖加瓦系列。

哭一声,南朝的同人太难写了,我永远拿捏不住那种虚幻惨淡又漂亮的东西,摸了一下午只摸出来一千字。本来想污一下的,没下得去手。

【萧道成/王俭】抽簪

永明七年,他在初夏某个温热的黄昏醒来。

都城的四月和五月都是多雨的。就在王俭睁开眼的这么一会,窗外便开始汩汩地落下水声,不出片刻,天地之间就已经被雨幕连成了浑然的一片。

他是有一些不舍的......对于方才那个梦。那是关于萧道成的,而在先帝故去之后王俭实则并不经常梦到他,因此那个梦便显得格外珍贵起来。

窗子是半开着的,令他能斜斜地看见在忽然晦暗下去的暮色里发白发亮的雨珠,然...

+

【曹荀】校园传说一则

1个有点无聊又有点有毒的校园段子。

“文若,我今晚有个突发ddl,不能跟你去看电影了。”

荀文若已经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手机忽然嗞嗞震动了一声。

他掏出来,看见曹孟德的头像下边多了个红点。没等那“突发ddl”后头抱歉失约的话显示在屏幕上,荀文若已经有些诧异地打好回复发过去了:“怎么了?”

“张绣把我作业丢了——也可能是扔了,总之得重新补一份。”

“哈?”荀文若并没对他失约的事有太大反应,倒是对那被张绣丢了的期中作业更为关心些,往下打字道,“就一晚上,现在八点半,十点办公楼就关门了,还来得及交吗?”

曹孟德胸有成竹:“你放心,明天开门之前肯定能搞定。”

荀文若没往下问,只回了个好字就...

+

今早看张爱玲的《茉莉香片》,我竟丧心病狂地萌了聂传庆x言子夜这一对

没救了

顺便嚎一声,有人yy过他俩吗

甚至,有妹有车上(x

+

一个丧病脑洞

#微博上发过了整理来存个档

某末代皇朝高级文官殉国后重生,重生到末代皇帝刚登基的时候,重新认识了前生一普通基友,发现他俩特投合。接下来自然是努力挽留时局,然后经历这样那样之后终于甜蜜蜜在一起了,天下知己死生唯卿。可惜一般末代都积重难返,不是重生个丞相就有x用的。所以这对基友努力过后大厦将倾还是走上了前生的亡国之路,其中一位带着小皇帝南下,要跟另一位分别。
问题来了,为啥前生的一般投合变成这辈子天下知己,即使提出一些激烈观念对方也能理解?因为基友也是殉国后重生的。
第二个问题来了:
A.他们可能互相知道对方重生,然后抱头痛哭一场俩人一起南下,双双投水。
B.他们可以终生保密,于是只知道自己重生,依然在...

+

【胤普】知夜长(重发)

被乐乎铁..................................拳了,来重发一波,白眼.jpg。乐乎的高效率成功改变了我发链接也会留着开头和结尾的习惯,十分感动了可以说。

预警:分手之后的档案室play,打不开请评论。完全清水党慎。

完整链接

愁多知夜长,仰观众星列。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命运终于落入窠臼,皇帝推开了自己的爱人,但同时还拼命怀想爱人降临自己面前的身姿。像所有晚道分袂又狐死首丘的君臣,他要走了,赵匡胤只能徒劳无功地试图挽留他。

 星星与月亮在东边,在宫殿的重重屋檐之下,终于慢慢地升起来了。”

+

【校拟】同晓梦

上个月的600粉点梗,第一个留言的 @过去光锥 姑娘点的

FDU中心,架空拟六朝AU,CP么,自由心证

第一次发现还能有这种操作,脑补了一下,竟然有些带感,就是……好难写啊。做带剧情的六朝沙盘real难于上青天,遂只有段子四枚,深表歉意。


01

春三月的时候,复旦往水边去,头一回瞧见的那一波人。

从北边过来的那些。

江北乱了,胡人一步一步逼过来,几位皇室亲王匆匆南幸——更确切地说是南奔——同时跟过来的,还有原来在江对岸的那些学校。

清华,北大,当然还有其他,但其他人一时半刻入不得复旦的眼。未来的皇帝出行,路上万众拥挤只为一观,他亦不例外,也换了衣裳立在了道...

+

一个不走心的600粉点梗。
可能我是被期货期权绕疯了,咸鱼竟然敢玩这个。
多的话就抽我觉得好写的写两三个……(。)
cp的话,校拟我写过的cp,史同我声称要写的cp的梗或者可能萌的都行叭。
emm三国不吃郭嘉,部分朝代随时史盲(。)
校拟不写清华x复旦的耽美。
甚至以前发过又删了的硬盘坑和百合文,如果有人记得想拉出来点个梗也可以(……)

反正估计写完就最早是……月底了

+

王荆公段子一则

#有些梗换个说法就显得名士了许多不是吗(x

王荆公少时侍宴,耽于凝思,食鱼饵而不觉。人皆讶然至于变色,公独自若,食之殆尽。

不喜膏沐,面目黧黑而不觉有异。友人或诫之,公亦如旧。

+

2017对lo主的印象

虽然是咸鱼的一年,但是每年都忍不住想玩一下..........QAQ

+

新FLAG

新flag,要给我的每一个墙头都写一篇文

目前的flag如下,以后想起来再慢慢加

曹操/荀彧

张良中心

萧道成/王俭

赵匡胤/赵普

谢晦相关

王导/司马睿

其实应该还有李商隐和令狐绹

还应该有欧阳修相关

但是后二者太不好写了(......)


+

金缕曲

怯听孤眠雨。挑兰膏、怨怀似病,向何人诉。西苑东窗今虚设,侵晓扑帘秋雾。别未久,旧盟难顾。对理清琴垂翠袖,到哀弦,趁酒相怜处。远岫月,流如素。
我犹强赋翻新谱。抚斜鸿、知君自向,苍黄世路。曾恃阳春矜恩爱,今羡尘间俦侣。笑天壤、谁怜咏絮。拆碎金徽沉玉轸,恨宫商,已把生平误。行又恋,偷凝伫。

本来是坐夜班火车太漫长了所以写的东西……
好了我浮华堕落我知道了(x

+

【高校拟人】永夜

诸君中秋节快乐

百合,北大/复旦

复旦有时候会装装样子,有时候则不。在诸高校的聚会上她会惋叹于自己的单身,而三杯酒下肚之后她会笑,然后把头转到一边去,带一点骄矜瞧着北大的眼睛。她端着酒杯,里头暗红酒液跟血似的,朝着北大晃一晃喝一口,对她说,喔,你还是老样子。
对方一般就懒散朝她点点头,回答一句借你吉言。
北大当此时不作正经语,因为她知道即使自己问她“老样子是什么样”,大抵也无甚用处;复旦也从不对这回答有什么不满,因为她有借醉而生的自信,觉得北大知道她在说什么。

但是北大不知道。
复旦留给她的样子太多了,她给复旦的也一样。她不知道何谓老,是百十年前的风尘还是百十天前的月亮?但动辄翻动什么“炮火纷...

+

【吐槽向·完结篇】八一八po最近看的一(清)篇(奇)耽(同)美(人)文(剧)

前情:第一发     第二发   第三发  第四发  第五发

立场预警:

po在二十集之后已经弃剧,所以不知道后来发生了啥
Po是曹荀党,多年令君脑残(黑)粉,祥瑞御免,掐架退散

第六发,完结篇

感谢诸君,快来恭喜我完结!

其实我本来想用这个剧剪MV的,但是吐槽之后我觉得一时半会不想再见到这画面了,真的

杨公子表情包镇楼:


好了,上期节目说到你荀自杀。

你丕是震惊的:

你丕和你荀看起来挺亲密啊

接下来就该有你曹哭灵的剧情了,我心目中本剧最雷,没有之一...

+

© 徐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